二号站平台_2号站代理注册登录中心

2号站了解疟疾寄生虫是如何抵抗发烧的热度的

未知

即使一个患有疟疾的人发烧,病得不能正常工作,潜伏在他们体内的微小的噬血寄生虫仍在继续繁衍,无情地生长和繁殖,它们吞噬着宿主的红细胞。  每年导致2亿疟疾病例的单细胞疟原虫能够承受使其人类宿主痛苦的高温。现在,杜克大学领导的团队开始了解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化学助理教授艾米丽·德比希尔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了一种脂质-蛋白质组合,它可以迅速作用于寄生虫的内部以抵御热休克。  研究人员说,了解疟疾寄生虫如何保护它的细胞免受热胁迫和其他攻击,可能会导致新的方法来对抗耐药菌株,这些菌株已经进化出了在传统用来杀死它们的药物中生存下来的方法。  近一半的世界人口面临感染疟疾的风险。这种疾病每年导致40万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儿童。  早在疟疾的病因被发现之前,这种疾病令人痛苦的发烧就已为人所知。在古美索不达米亚5000年前的泥板上也发现了关于它们的记载。希腊诗人荷马写了他们的苦难。希波克拉底。  杜克大学的研究小组与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工程教授Jacquin Niles合作,他们想知道人体内的疟原虫是如何毫发无损地通过发烧的。  当寄生虫通过被感染的蚊子的叮咬进入人的血液中时,它们周围的温度从蚊子温和的70多摄氏度上升到人体内的98.6摄氏度。人体的体温会飙升到105华氏度或更高,两到六个小时后就会回落到正常水平,就像过山车一样,每两到三天就会重复一次。  “这就像从室温的水变成了热水浴盆,”第一作者陆宽一(Kuan-Yi Lu,音译)说。他在杜克大学德比郡的实验室获得了分子遗传学和微生物学博士学位。  为了这篇发表在9月25日《生活》杂志上的论文,卢在显微镜下花了数百个小时观察寄生虫,试图弄清楚当温度波动时它们体内会发生什么。  为了在实验室中模拟疟疾热,研究人员将感染疟疾的红细胞放在恒温箱中加热到华氏104度6个小时,然后将它们降至正常体温98.6度。  他们发现,当温度上升时,寄生虫产生更多的脂质分子,称为3-磷酸磷脂酰肌醇,或PI(3)P。  这种物质在寄生虫细胞内一个叫做“食物液泡”的小囊的外壁上堆积,这是原生生物的肠道。在那里,它吸收并结合到另一种分子上,一种叫做Hsp70的热休克蛋白,它们一起帮助支撑食物液泡的外壁。  研究小组发现,如果没有这种脂蛋白的增加,热量会使食物液泡开始泄漏,将其酸性物质释放到充满细胞的凝胶状液体中,甚至可能从内部消化寄生虫。  这些发现很重要,因为它们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充分利用现有的疟疾药物。  此前的研究表明,PI(3)P水平高于正常水平的疟疾寄生虫对主要抗疟药物青蒿素的耐药性更强。自上世纪70年代首次引进青蒿素以来,在东南亚部分地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部分耐药性,这使人们担心我们可能正在失去对抗这种疾病的最佳武器之一。  但Duke-led研究增加了这种可能性,新的疟疾——青蒿素联合疗法结合其他药物,减少寄生虫的π(3)P血脂水平和扰乱食物泡膜——可能是一种re-sensitize抗寄生虫,打破他们的防御疟疾治疗我们又已经是有效的。  如果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增加消化液泡的通透性,就可以让这些药物更容易进入消化液泡。”  陆宽一,第一作者  德比郡说,研究结果还表明,如果疟疾患者已经在服用青蒿素类化合物,那么在给他们服用布洛芬治疗发烧时要谨慎。这是因为青蒿素通过破坏疟原虫细胞的生存机制,包括产生PI(3)P的机制来杀死疟原虫。如果青蒿素能抑制PI(3)P水平,从而使疟原虫更容易受到热应激的影响,那么就像一些报道所指出的那样,退热药可以延长青蒿素类药物杀死疟原虫的时间。

即使一个患有疟疾的人发烧,病得不能正常工作,二号站平台潜伏在他们体内的微小的噬血寄生虫仍在继续繁衍,无情地生长和繁殖,它们吞噬着宿主的红细胞。
 
每年导致2亿疟疾病例的单细胞疟原虫能够承受使其人类宿主痛苦的高温。现在,杜克大学领导的团队开始了解他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化学助理教授艾米丽·德比希尔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了一种脂质-蛋白质组合,它可以迅速作用于寄生虫的内部以抵御热休克。
 
研究人员说,了解疟疾寄生虫如何保护它的细胞免受热胁迫和其他攻击,可能会导致新的方法来对抗耐药菌株,这些菌株已经进化出了在传统用来杀死它们的药物中生存下来的方法。
 
近一半的世界人口面临感染疟疾的风险。这种疾病每年导致40万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儿童。
 
早在疟疾的病因被发现之前,2号站这种疾病令人痛苦的发烧就已为人所知。在古美索不达米亚5000年前的泥板上也发现了关于它们的记载。希腊诗人荷马写了他们的苦难。希波克拉底。
 
杜克大学的研究小组与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工程教授Jacquin Niles合作,他们想知道人体内的疟原虫是如何毫发无损地通过发烧的。
 
当寄生虫通过被感染的蚊子的叮咬进入人的血液中时,它们周围的温度从蚊子温和的70多摄氏度上升到人体内的98.6摄氏度。人体的体温会飙升到105华氏度或更高,两到六个小时后就会回落到正常水平,就像过山车一样,每两到三天就会重复一次。
 
“这就像从室温的水变成了热水浴盆,”第一作者陆宽一(Kuan-Yi Lu,音译)说。他在杜克大学德比郡的实验室获得了分子遗传学和微生物学博士学位。
 
为了这篇发表在9月25日《生活》杂志上的论文,卢在显微镜下花了数百个小时观察寄生虫,试图弄清楚当温度波动时它们体内会发生什么。
 
为了在实验室中模拟疟疾热,研究人员将感染疟疾的红细胞放在恒温箱中加热到华氏104度6个小时,然后将它们降至正常体温98.6度。
 
他们发现,当温度上升时,寄生虫产生更多的脂质分子,称为3-磷酸磷脂酰肌醇,或PI(3)P。
 
这种物质在寄生虫细胞内一个叫做“食物液泡”的小囊的外壁上堆积,这是原生生物的肠道。在那里,它吸收并结合到另一种分子上,一种叫做Hsp70的热休克蛋白,它们一起帮助支撑食物液泡的外壁。
 
研究小组发现,如果没有这种脂蛋白的增加,热量会使食物液泡开始泄漏,将其酸性物质释放到充满细胞的凝胶状液体中,甚至可能从内部消化寄生虫。
 
这些发现很重要,因为它们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充分利用现有的疟疾药物。
 
此前的研究表明,PI(3)P水平高于正常水平的疟疾寄生虫对主要抗疟药物青蒿素的耐药性更强。自上世纪70年代首次引进青蒿素以来,在东南亚部分地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部分耐药性,这使人们担心我们可能正在失去对抗这种疾病的最佳武器之一。
 
但Duke-led研究增加了这种可能性,新的疟疾——青蒿素联合疗法结合其他药物,减少寄生虫的π(3)P血脂水平和扰乱食物泡膜——可能是一种re-sensitize抗寄生虫,打破他们的防御疟疾治疗我们又已经是有效的。
 
如果有另一种方法可以增加消化液泡的通透性,就可以让这些药物更容易进入消化液泡。”
 
陆宽一,第一作者
 
德比郡说,研究结果还表明,如果疟疾患者已经在服用青蒿素类化合物,那么在给他们服用布洛芬治疗发烧时要谨慎。这是因为青蒿素通过破坏疟原虫细胞的生存机制,包括产生PI(3)P的机制来杀死疟原虫。如果青蒿素能抑制PI(3)P水平,从而使疟原虫更容易受到热应激的影响,那么就像一些报道所指出的那样,退热药可以延长青蒿素类药物杀死疟原虫的时间。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